lembu

她说多两个星期
她就变成单亲妈妈了
听她语气
可以感觉到
她是多么的不舍
她说她可以接受他的新欢
更何况她的宗教
是允许老公娶四个老婆的
她不明白也不了解
为什么对方却要她老公
放弃她
在谈到有关老公的事儿
她有甜丝丝的表情
她讲了很多老公对她的好
讲到最后她问我
那个女人是不是很衰
其实老公还是爱她的
都是那个女人的错
叫她老公跟她离婚
听完后
我本来想跟她说
kalau lembu itu tak nak minum air
tak ada sesiapa boleh memaksa
想想还是别乱来
都不懂她明不明白
而且她心中已认定是对方错完
我又何必对牛弹琴

 

找我做么

她很大胆
她问他年轻时有风流过吗
她问他要不要印尼妹的电话号码
她又教他如何去找印尼妹
用什么招数
什么地方最多印尼妹
大家可别误会
她不是印尼妹
她是本地马来妹
他假假问她
为什么要找印尼妹
她答做你想做的事啦
他听后笑得很大声
然后跟她说
何必这么麻烦要找印尼妹
找妳就好了啦
她笑嘻嘻的问
找我做么
他一脸正经的对着她说
做妳想做的事啊
哈哈哈哈

我要做臭男人

刚认识她
她说她即将要离婚
不到一个礼拜
她又笑嘻嘻的跟我们说
她老公又要回到她身边了
她的一离一回
搞到我们蒙查查
很八的追问她
做么会这样的
她说那个泰国女人
已回去自己的国家了
我泼她冷水
我说他现在没泰妹抱
所以要回来抱妳
等那泰妹回来后
他又跟妳说拜拜
她听后没骂我
她只说给他一个机会吧
唉,女人就是爱给那些臭男人机会
看来我也要做做臭男
看下老婆大人会不会给机会我
哈哈哈哈

小三都不如

她29岁
他52岁
跟她妈妈同年
她嫁给他时
他已离婚
孙子也有了
工作的关系
他久久才回来一次
他月入二十多千
我听后很羡慕
开玩笑的跟她说
那妳还做什么工
载她回家
是高级住宅区
问她是他买给妳的吧
她说租的
也许她看得出我的疑惑
她说他舍得买十多千的名表给自己
却不舍得给她几千块
我问,他每个月给妳多少家用
她说,只要我说要还什么什么费
他才进几百块给她
她说他在吉隆坡有买房屋做投资
可是没有放她名
她很老实问我
她是不是很笨
我不敢讲真心话
我本来想跟她讲
妳连小三都不如
我不想再伤害她
我说不是妳笨
是他太聪明
过后我觉得自己很假!

怕捉奸

她要拿摩托礼申
她完全不会骑摩托
连最基本的平衡都不会
她向我求救
我只能建议她跟亲朋戚友借脚车
先学会平衡
才来考摩托
她说她不能等
老公不要她了
孩子要上学
很不方便
她说自己辛辛苦苦的付出
换来的却是对方新欢打电话来骂她
:kamu taktau jaga suami
她向我诉说那个男人的不是
叫他带孩子出街跑跑
他说没钱
车期到了他叫她想办法
她说要出去找工作
他说谁照顾孩子?
到最后他连家也不要了
抱着新欢风流快活去
她说她不年轻了
没时间往后看了
为由向前走
我听后真想骑辆摩托去她家教她
可是我怕宗教局的人来捉奸

报应

她年轻时很敢死
她可以背着男朋友
跟有妇之夫来往
她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她绝不会破坏对方的家庭
那时寻求的是刺激
没有想这么多
也不怕被发现
一直到自己要结婚那天
她就马上停止这些不道德的行为
婚后她发现老公爱在外胡搞
搞搞下搞出了另一头家
结果当然是离婚收场
她心很伤
伤到要吃忧郁症的药
吃了不久
她不再吃了
她想通了
也看开了
她还自嘲的说
年轻时她的生活多姿多彩
老来轮到他的生活活色生香
不懂这是不是叫报应?

她揸我

她看到我很兴奋
她问我:没跟老婆一起吗?
我说没有
我现在多数一个人在外
傍晚才会跟老婆在一起
她听后就马上问:你在外有awek吗?
我听后心里就猜想她一定在外有男朋友
于是就单刀直入的问她
妳的男朋友几岁?
不怕老公知道吗?
她笑得很灿烂
她说他像我这样子不肥不瘦
很sayang她
我很好奇她们怎样约会
她很老实的告诉我
她的工作性质是轮班制的
找一天做晚班的时间
就把车放在工厂
然后就上男友的车
我说妳不怕老公忽然找妳吗?
她听后就揸我
你没有偷吃的条件

多妻大完

他说他要结婚了
我恭喜他
他笑得很灿烂
他说这是他娶第二个老婆
我说你现任老婆同意了吗?
他一副很得意的样子指出
这轮不到她同不同意
打从她知道我的家族都是娶四个老婆开始
她就该接受
更够力是他弟弟今年才二十四岁
已娶了三个老婆
我故意问他
他弟弟不是很有钱的咯
他说不是
他再以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回答我
都说这是我们家的传统咯
我当时真想一拳打下去
然后大声的说:他妈的,传统大完阿!

面子爱情

她二十岁
他二十二岁
一个在中马
一个住北马
他们是通过面子书认识的
他们现在已成为了情侣
问她这样的爱情安全吗?
她笑得很开心的说:家长都见了咯!
妳不怕他在面子书再认识其他女孩吗?
她很有自信的说:他绝对不会。
因为我们彼此都知道大家的面子书密码
她还说:我们计划两年后结婚。
她还特地补充了一句:放心,他很纯的!
我听后,只答:世上只有蠢男人,没有纯男人
回到家又好像觉得自己说错了
唉!老男人为何要为难小男孩呢?